加入
我们
投稿
反馈
评论 返回
顶部

内容字号: 默认 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甲午海战中的邓世昌

2017-04-28 11:24 出处:历史故事吧 人气: 
 
 
  邓世昌把妻子和刚满月的儿子送回广东番禺老家后,连夜就往威海赶。
 
  
 
  他不愿在家耽搁半天,因为他知道日本人已占领了朝鲜汉城一带,而中国的海军舰队就驻扎在朝鲜牙山口外,日本舰队咫尺相望。日本人随时都有可能向中国舰队发动袭击。在这火烧眉毛的节骨眼上,他怎么能呆在家里呢!他所在的北洋水师就驻在威海对面的刘公岛上。
 
  
 
  赶到威海,他才听说,昨天,日本海军真的对牙山口外的中国舰队开火了。街头巷尾,议论纷纷,讲的人神色惶惶,听的人汗毛直竖。不少老年人站在海边。眺望着远方,默默地祈祷;有的人开始收拾东西,准备逃在内地避难。
 
  
 
  昔日平静的威海镇如今乱哄哄的。
 
  
 
  邓世昌正要从威海港乘船到刘公岛去,被港口的老百姓认出来了,大家纷纷跟他打招呼:“瞧,那不是邓世昌大人吗?邓大人!”人们忽啦一下子围了上来,问这问那,有个年轻女人竟在他面前哭了起来,说他丈夫正在牙山舰队里,生死不明。还有人朝他发牢骚:“中国舰队呢?北洋水师呢?都死绝啦;怎么还不打呢!”邓世昌铁青着脸,一声不吭。
 
  
 
  人群中,一个穿补丁衣裳的长辫子姑娘走上前叫他:“邓大人,你这么快就回来啦?怎么不在家多住几天?”邓世昌一看,这姑娘是他的水手海仓的未婚妻。上回,妻子抱着孩子上岛来探望他时,这姑娘也来了;他曾看见她和海仓并肩坐在海边的礁石上,事后,邓世昌问海仓,海仓红着脸说,那是他的好朋友——一个渔家姑娘,叫海螺。邓世昌笑了:“海仓、海螺,真有意思。”当时,他正要去海军提督署开会,没来得及多问,只说了一句:“我等着吃你们的喜酒哟!”现在,海螺姑娘一定是想上岛去看看海仓,打听打听中国舰队在牙山口的情况。邓世昌侧着脸问:“怎么,想上岛去?”海螺抿着嘴唇,摇摇头。“他不让我去,说他们马上就要跟日本人打仗了,是吗?”邓世昌看这么多人在场,不好多说,笑道:“没那么回事,弹丸小国哪是我们的对手!”一声汽笛,渡船过来了,邓世昌抬腿跳了上去。船开得老远老远,还看见海螺在人群中朝他招手。
 
  
 
  北洋水师的提督署设在刘公岛渡口不远的高地上,邓世昌一上岛,就觉得这里的气氛变了。将官们从提督署门口进进出出,个个神色严峻,碰见他,只是把头点点,匆匆忙忙擦肩而过。
 
  
 
  一种不祥之兆猛地攫住了他的心。看来,日本人真的动手了!议事厅上,早早亮起了灯火,提督丁汝昌端坐中央,几十个将官分坐两边,正聚精会神地听一个将官在海图前分析战情。邓世昌的身影一出现在门口,丁汝昌马上欠欠身子,朝他叫道:“世昌,过来,快过来呀!”众人的目光刷地全落到邓世昌身上。
 
  
 
  刚落坐,丁汝昌就在他耳边悄声问:“听说了吧,日本人真的向中国舰队开火了。”“哟?什么时候?”“昨天黄昏。”邓世昌从大家的发言中才知道,7月25日,护送兵船的中国军舰在朝鲜牙山口外受到日本舰队的猛烈攻击。“济远”号管带方柏谦贪生怕死,下令逃跑,日本人就在后面死追。“操江”轮被日本人枪走,“广乙”号重创焚毁,“高陲”轮被重炮击沉,轮上一千多名陆军官兵宁死不屈,全部落海殉难。这时,丁汝昌把一份刚刚送来的战报往邓世昌面前一摊:“喏,你看看。”邓世昌一看,不禁“呀”的一声,从昨晚午夜开始,日本陆军又从岸上向清军发动了攻击,战斗正在激烈地进行。
 
  
 
  邓世昌坐不住了,把两手一摊:“那我们呢?我们水师怎么办?”旁边一位将官撇嘴一笑:“让步呗,求和呗,投降呗!”邓世昌两眼几乎冒出火来。“那怎么行!”那将官又是一笑:“你说不行,朝廷说行,是朝廷大还是你大?”邓世昌霍地站起来,对丁汝昌道:“”大帅,赶快派人去禀报朝廷,就说有我们北洋水师在,他小日本就别想逞强!”丁汝昌久久凝视着邓世昌,心中发出感叹,要是将士们都像邓世昌这样,人家也不敢欺负我们了!议事厅里的灯火一直亮到鸡叫。将士们对日本的侵略和方柏谦的临阵逃脱表示极大的愤怒,坚决要求与日本人决一死战。
 
  
 
  转眼,燥热的夏天过去了,海风又带来了秋的凉意,也带来一个令人震奋的消息:北洋水师要护送一批援军到朝鲜大东沟去。
 
  
 
  那天正好立秋,丁汝昌接到这个命令,想了半天,到底派谁去呢?将官们那一张张刚毅的面庞在他眼前闪过,他立刻想到邓世昌,脸上露出一丝微笑。他派人把邓世昌和几位将官叫到提督署。邓世昌刚坐下,一眼瞥见门缝里有个人影在晃动——是海仓!这小家伙正冲着他把拳头直攥。邓世昌明白,他是想叫舰长马上把任务领回来,好上前线立功呢!邓世昌转身对丁汝昌道:“大帅,我全知道了,让我去吧!”丁汝昌捻着胡须笑着问:“你凭什么呢?”邓世昌道:“我毕业于福州船政学堂,不仅精通各类船舶的驾驶,而且掌握了高超的测量技术,我知道哪里的海水最深,哪里的海水最浅,哪里水流缓,哪里水流急……”事到如今,邓世昌也不怕别人的嘲笑了。他侃侃而谈,未了,又说起自己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,说起父辈的期望,妻子的叮咛……了汝昌频频点头,忽然又问:“可你的儿子刚满月,万一……”邓世昌把手放在胸口,诚恳地说道:“万一我以身殉国,儿子可以继承我的事业。”他朝众将官拱拱手,“到时还请诸位收留他,拜托了!”将官们激动地聆听着,个个眼里闪着晶莹的泪花。相处多年,都知道世昌是个说一不二、勇猛无畏的将官,有他领队,大家心里也就踏实了。
 
  
 
  任务终于被邓世昌领到了手。
 
  
 
  当他兴致勃勃地从提督署的石阶上走下来时,致远舰上的年轻水手们一起围上来,拉着他又蹦又叫:“好哇,我们又要出海了!”“我们要去摸老虎鼻子罗!”海仓把脑袋凑到邓世昌的胸口,嘻皮笑脸地说:“舰长大人,要不是我在外面点把火,你这任务也许还领不来呢!”邓世昌学着丁汝昌的口气,伸手在海仓鼻尖上一点:“万一这把火把你送上西天,怎么向你的那一位交待?”海仓把嘴巴一鼓:“舰长别尽捡不吉利的话说好不好,我们已经商定,等回来就办事。”另一个水手跟他逗趣:“万一回不来呢?”海仓把胳膊一抡:“不会的,凭我这一身好水性,还能淹死,只要别碰上鲨鱼……”邓世昌马上道:“日本人就是鲨鱼,弄不好会把我们连人带船一口吞了!”海仓说:“吞了更好,我在它肚子里打秋千,要它的命!”众人哈哈大笑。
 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 邓世昌, 甲午海战, 中日战争

更多文章

相关文章



历史故事吧 lsgs8.com 联系方式:QQ:539929045

Copyright (C) 2017 lsgs8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dedecms